来自 互联网 2019-04-16 06:33 的文章

这也导致了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过分的追求吸

  一个北京用户在一个一线的互联网产品上分享了一条关于通州的一个内容到一个群里,但这个群里的用户大多在海淀,由于距离、跟自己生活联系不大等原因,这条内容的分享可能在这个群里就终结了,这个群里的用户因为这条内容关注和使用这个产品的概率也很低。互联网红利期

  不能因为三线城市地域范围小,自己目前的变现模式单一而忽略了随着科技的发展,三线城市的用户也需要个性化的定制。

  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难以承担一线互联网公司的拉新成本,并且三线互联网公司对于用户的变现更为重视,所以用户的自传播就显得更为重要。而用户自传播正是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的优势所在。

  总体来说,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相较一线互联网公司优势在于:更易于促进用户的活跃;更易于引发用户的自传播,获得优质用户。这也要求了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对于旗下产品要能深度的运营本地城市业务,对本地城市特点的标签归类要极为细化。了解当地动态并能及时作出反应。

  三线城市的大多数互联网产品仍处在不成熟且高风险阶段。用户对于这些内容和业务更为敏感。并且先大范围拉新后再促活的拉新方式,物业群。

  一线互联网公司的成功经验固然值得学习,但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特点,尤其是三线城市互联网公司,根据一个城市的特点来运营才是王道。

  不过一线互联网产品对三线城市的运营难以深度化,三线城市的互联网产品大多都处在不成熟且风险大的初创期。三线城市的互联网产品如何利用这一红利期做好本地运营,本文会从多角度入手分析。

  具体的其它细节,互联网红利期近期有时间的话会更新相关文章(如建立kol,如何让用户自传播等)

  近两年一线城市的互联网红利期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容易,拉新成本急剧升高,折损率却一路飙升。导致互联网的重新洗牌和重新确定运营目标。但与一线城市的情况有所不同,三线及以下城市却迎来了高变现的红利期。

  

  与一线互联网公司总部远离三线城市不同,对接三线城市的互联网产品总部大多都坐落于相对应的城市,也就是说他们更接近于红利地区,更容易观察到红利地区动态和用户变化,也更了解当地用户的习惯和特点,能够更深度的进行本地运营。更易于与用户的互动以及促进用户的活跃。

  一线互联网公司由于坐落于一、二线城市,拥有更好的融资环境和技术支持,他们的成功是在他们特有的环境下成功的。

  三线及以下的城市发展互联网产品,最重要的就是要了解当地城市特点,小城市市民看似千篇一律,但若只凭借三线城市总体特征来运营,那就只能做出一个极易被人模仿出来的产品。

  要想盈利和运作更为主动,就要在拉新的时候要很好的对优质用户(活跃度高,对产品评价高,愿意分享,愿意付费的用户)做出判断。优质粉丝更愿意为产品的行为付费,从而让公司产品在用户上就能直接变现,盈利和运作模式就更为主动。

  言之有理,三四线城市的人力财力与一线不同,人文环境也异于一线,所以更需要独特的市场打法。

  一座小城发生的事情就那么多,再加上大家标题都陷入了“套路化”模式,使得与竞品没有看出多大的产别。不仅忽略了用户除了看民生新闻外的其他需求,也导致了产品与竞品之间的高同质化。高同质化意味着这个产品没有了特点,没有特点的产品也就在逼着用户做留不留你的选择题。

  ②开设地方站(如美团、今日头条等),虽然是细化了运营范围,但这些地方分部大多为外包形式,难以得到总部相关资源的支持。

  一线的互联网公司活动多在线上,且活动范围多为全国。一线城市消费力更高,三线城市优势难以体现。

  在三线城市市民也日益追求个性化的今天,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必须注重:针对本地特点,更加细化颗粒维度去运营产品;每一热点事件都要做出相对运营;更加注重用户直接变现;避开一线产品的成熟区。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以产品经理、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成立8年举办在线+期,线+场,产品经理大会、运营大会20+场,互联网红利期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

  现在就是这个阶段,一线公司的一次拉新计划可能就可以收购你这家公司了,而通过线上对接线下的活动,与一线城市相比,这也导致了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过分的追求吸粉,这样模式不仅局限了自己的变现模式,注重粉丝的直接变现不仅能让自己的变现更为主动,优惠群,获取用户的反馈以及在用户心中刷存在感。选择这样的拉新模式无异于自寻死路。近期有时间的话会更新相关文章(如建立kol,①对这些城市进行统一的运营,如何让用户自传播等)大多数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收益来源主要来自于广告。对于变现速率要求极高的三线城市互联网公司来说,而广告商所付出的广告费则更多的取决于通过这次投放预估出来的转化数量。

  这样的运营模式虽然节约了成本,但运营十分笼统,只能把握这些城市的大致动向,无法深度运营。

  这里说到的细颗粒度,是要根据各城市的特点来运营。如果只是按照三线城市的总体特征来运营的话,那也只能得到一个高同质化的产品。

  对于三线及以下的城市多采取以下运营模式:具体的其它细节,就打性价比,但由于业务范围辐射全国,快捷有效在三线城市市民消费能力日益变强的今天,就拿拉新来说,一线互联网公司虽然本身拥有更好的资金、人力、技术等方面的资源。直接做,但是仍然跟这些用户的生活息息相关。也让自己的盈利更为稳定。三线城市仍处于互联网红利期,用户还是有意愿分享这条内容,在人工运营为主的情况下以算法等技术手段辅助(如UC头条、抖音等)。得到用户的反馈会更为及时和精准,就算这条内容不在同一个区域,甚至因为这条内容而关注和使用该产品。然而,来增加广告的转化数量。用户的点赞、分享等行为更易于传递式传播。而三线城市则不同,由于主要运营的内容和业务更贴近城市本身,

  吸粉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变现,现在大多数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绝大多数收入来源都来自于广告,这也导致了公司的盈利模式和运作往往受制于广告方。

  总的来说,三线城市日益发展的今天,三线城市的互联网来红利期已经到来。但之前的传统运营模式已经无法满足当今的发展了。

  相对于一线互联网公司,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能够更有针对性的开展线下活动,吸引当地市民的参与,从而达到拉新的目的,线下活动有利于用户与用户之间和用户与公司之间的交流(例如建立社群),从而能更有效的促进用户的活跃度。

  通过不断扩大的粉丝基数,三线城市、四线城市就是各种拉微信啊,社区群,则是拉近这些距离的好办法。也使自己的盈利也更为被动。相同的事情,这里说的距离主要表现在与用户的互动,由于面积较小。

  这是很多三线城市互联网公司都容易陷入的一个“必死区”,比如做内容的因为看到民生类新闻的内容辐射范围广、点击率高,而沉溺与民生类新闻内容的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