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化 2019-04-15 02:06 的文章

不能只看见周秦汉唐

  中华文明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没有中断、没有湮灭的文明。4200年前有了文字、金属冶炼、集中居住,这标志着中国跨入人类成熟文明的门槛。公元前五世纪前后,中国文化在人类智慧的轴心时期完成了从量到质的转变。进入秦汉之后,帝国时代的到来对文化的发展进行了加持,秦始皇用长城将农耕文化和游牧民族分开,中国文脉得以保护。公元7世纪到9世纪,长安成为全人类文明的制高点。宋代以后,中国文化的主要力量从黄河流域转向长江流域,从朝廷关注史转变为全民生态史。而到了元代,关汉卿、王实甫、纪君祥等戏剧家的迅速涌现,填补了中国文化没有戏剧的空白。明清时代,专制主义和文字狱的出现造成了文化恐怖,使中国在欧洲文艺复兴的时候走向衰败。

  二是严重的缺乏实证意识。三是缺少有序意识。这种实证意识的缺乏,存在一些软肋。我们总想把它突破,中国文化,一是严重缺乏公共意识。总想把它打破。使中国文化长期处于只讲是非、不讲真假的泥潭之中。他们不了解家庭和朝廷之间有辽阔的公共空间。社会的一种序列产生以后,这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生命力一个极大的伤害。一心只读圣贤书。中国文人遵守一个座右铭:两耳不闻窗外事,

  西安是一个现代化和历史文化交合的地方。它既现代又古典,既有历史尊严,又有现代的向往。这样一个地方,文化上有自身的优势,但需要更开阔,时间上更开阔,空间上更开阔。不能只躺在历史的厚重上,不能只看见周秦汉唐,任何祖先的光荣都要由后代创造给它带来一种新的光辉,而不是把它原封不动放着。我们保存遗迹是对祖先的尊重,但是遗迹边上,还要有真正往前走的创造。要面向未来,要面向当代。空间上也是这样,不要过多强调地方文化,不要眼睛总是盯着公元7世纪到9世纪的长安,要用更大的视野看西安。什么是大文化,大文化是超越地域的文化。中国文化不能总是局限在某一个地域里,一局限就没有了大思维,有地方观念就没有大文化了。我们要拓宽实践思路和空间思路,打造没有地域限制的大文化观念。 余秋雨(著名文化学者、作家)

  文化首先是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共同体。其次,是在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动态积累的过程中,渐渐积淀成的一种“集体人格”,也是我们常说的“国民性”。而中国文化的集体人格是“三道”,即君子之道、礼仪之道和中庸之道。“君子之道”使我们为人处世之间有君子之风;“礼仪之道”使中国文化在几千年间保持着一种可贵的端庄;而“中庸之道”则为中华文化提供了一种弹性哲学。这“三道”构成了一种大文化的三足鼎立,这尊文化之鼎,既是中国人精神凝聚的理由,又是中国人在地球上的一个重大建树,更是中华文化的优势根源。